梅子_河南频道_凤凰网

2019-07-21 05:39:02 围观 : 165

  杨梅除去鲜吃、做蜜饯,还能泡酒。许多饭馆柜台上,都摆着自酿的杨梅酒。说是自酿,不过是把杨梅和冰糖浸到高度白酒里,用酒精释放出杨梅的香味,再用冰糖调整甜度。要上某宝,卖杨梅酒的多了去了,而且都能卖出点仙气。背景一律是微雨的青翠山峦,几个汉服少女持着复古的酒具,自斟自饮。古法、有机、手作、纯天然、原产地的标签一个也不能少。喝几口杨梅酒,也成了文艺小清新的标配。 看到背景的烟雨朦胧,总觉得杨梅初上市的时节是南方的梅雨季,其实并不是。古人所说的梅雨季从芒种后第一个丙日入梅,到小暑后第一个未日出梅,是阳历6月下旬到7月上旬。当然物候不像打卡上班,不会可丁可卯。梅雨时节,我国有悠久种植史的一种植物成熟了,梅雨季命名用的就是它的名字,这就是梅子。 梅子也叫青梅、酸梅,熬酸梅汤的乌梅也是它。梅子和杨梅不是一个科属,梅子是蔷薇科杏属,杨梅是杨梅科杨梅属。虽然两者不同类,食用方式却类似。梅子也可以做蜜饯,最常见的话梅就有一部分用梅子做。同样用腌渍的办法,还能做日料常见的梅酱。 原标题:梅子最近杨梅上市。从年初开始兴起一个词,实现某某自由。从车厘子自由到香椿自由,我看也有说实现杨梅自由的。虽说杨梅不算便宜,但也没贵到离谱,还能吃一吃。早二三十年,这种口福主要是南方人享有,北方 小时候知道有杨梅是从语文课本上,有一课讲一个小朋友杨梅吃多了,牙齿倒掉,连豆腐都咬不了。老师用这篇课文讲修辞手法比喻。连豆腐都咬不了就是比喻。我对实物杨梅的早期印象,是蜜饯有种九制杨梅。春游时候拿一袋,也挺有面子。唯有这个杨梅不但不酸,还有点咸。多年后,听说广东有种水果蘸酱油的吃法,而且万物可蘸,荔枝、芒果、杨梅都行,据称这么吃败火。我也用杨梅试了试,甭说,有点小时候吃九制杨梅的感觉。学过这课也就一年,偶然看到市面上有卖鲜杨梅的,赶紧怂恿家长买了点。回去一吃,嗯,连豆腐都咬不了绝不是修辞,就是事实。 青梅与杨梅的不同是青梅真酸。我好多年没吃到过酸杨梅了,但青梅一如既往的酸。据说青梅太酸鸟都不吃,但人吃。我在闽南一座古城上学时,滋养皮肤的蔬菜就是在水里生长的形状有节肥大,每到梅子成熟的季节,就有阿姨挑担出来卖。阿姨的脸风吹日晒纹路清晰,斗笠下铺着蓝色印花头巾,他们就这样守着一盆糖水浸泡、青红相间、顶部打十字花刀的梅子。梅子用竹签插着吃,虽然为吸收糖分特意打了花刀,但蔗糖仍然无法掩盖梅子强烈的酸味。每次吃都让我想起老北京庙会有一种小吃“杏儿蘸蜜”,用秫秸秆沾麦芽糖再连同青杏一块卖给小孩。麦芽糖再甜也盖不过杏的酸。 杨梅好品种很多,广为人知的是浙江仙居杨梅。这个时节去浙江,高速公路两旁常有仙居杨梅的广告。到台州地界,仙居杨梅的广告更是铺天盖地。仙居杨梅果实大,跟乒乓球差不多大,果肉厚实多汁,非常香甜,确实是上品。 最近杨梅上市。从年初开始兴起一个词,实现某某自由。从车厘子自由到香椿自由,我看也有说实现杨梅自由的。虽说杨梅不算便宜,但也没贵到离谱,还能吃一吃。早二三十年,这种口福主要是南方人享有,北方不容易吃到好的鲜杨梅。苏东坡有句诗说,“只有杨梅不值钱”。是杨梅卖得便宜吗?应该说丰产就便宜,倒不是价格规律起作用,是杨梅不能放,两三天就会烂。一到盛果期,必须赶紧卖,低价处理也要卖。苏东坡是爱杨梅的人,他还有首更著名的诗写到杨梅,“罗浮山下四时春,卢桔杨梅次第新”。如果您没印象,一定知道后面两句,“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”。 梅子也可以做酒。《三国演义》第二十一回,曹孟德青梅煮酒论英雄的故事,家喻户晓。1800多年前的古人,已经用梅子丰富酒的味道。如今饭馆里泡杨梅的酒瓶旁边常常也有泡着青梅的酒。比拼文艺,青梅酒也不差。治愈系日本导演是枝裕和拍的《海街日记》中,少女发现了过世外婆留下的梅酒,扑面的亲情感动了无数文艺少女。冲着片子也要大喝几杯梅子酒。